banner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jj棋牌_联众棋牌 > 新闻资讯 >

  九块九脱唇毛

发布时间:2019/06/12 点击量:

  院方称贵“因为院长操刀”

  APP的“评价”

  四川明炬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因:美容引发的医疗损害纠纷一般适用侵权责任法,根据实际损害来赔。如果医疗行为同时涉及到欺诈、虚假宣传等其他侵权行为,针对这些行为可以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程小岗:消费者在签署相关的法律文件时,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签署的是哪种性质的法律文件,其次不能轻信商家工作人员的口头承诺,对双方的权利义务有重大影响的内容必须落实到书面上。另外,不要轻易把自己的真实姓名、家庭住址、身份证件、电话号码提供给商家,更不能把自己的手机或者电脑交给商家工作人员来操作,避免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订对自己不利的合同。

  加盟店里脱唇毛受伤

  擅用消费者照片做宣传

  被告知“后续请找新加坡总部”

  成都商报:不能认定为医疗事故后,整形人应当如何继续维权?

  焦点7

  成都商报:美容跑路,在法律上如何界定?

  焦点3

  2016年6月, 四川女大学生小文在伊莎贝拉医疗美容花了14500元割双眼皮,手术后,小文在一款美容类app网页中看到该机构推出的双眼皮手术项目经打折后,仅需2800元。小文感觉自己被骗了,于是去找院方讨说法。对方表示,小文的双眼皮手术是由院长亲自做的,并称她提到的网上2800元是由一般医生做手术。

  “美容贷”

  2014年9月,四川某大学研究生小颖在成都天使之翼整形美容医院做了双眼皮手术,半年后,小颖觉得双眼皮明显不对称,医院为她免费做了修复手术,但效果依然不好。小颖希望院方退还手术费,并承担她到其他医院做修复手术的费用。期间,小颖还到成都医学会做了医疗事故鉴定,但结果为不构成医疗事故。

  成都商报:如果未经本人同意,使用顾客照片时部分打马赛克,是否可以免除侵权责任?

  (以上案例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焦点5

  徐执华:作为消费者,如果在加盟店美容整形时出现事故,系产品问题的,可以向加盟店、总店,甚至产品生产方任意一方进行索赔,再由三方自行确定或由法院认定责任划分。但需要注意的是,消费者将哪一方列为被告,相应的举证责任也不同,难度也不等。比如美容整形事故系加盟店的操作失误,此时如果起诉生产商,消费者便需要证据证明是产品的问题。因此,一般来说,消费者直接找加盟店主张权利或起诉包含加盟店在内的多个主体,举证相对容易些,可以减少因举证不利带来的风险。

  价格不统一

  成都商报:对于医疗美容手术引发的纠纷,消费者一般依据哪些法律维权?

  “整残了”

  焦点4

  对此,该院回应,可继续为小颖修复,但无法承诺手术效果。而且经鉴定不是医疗事故,医院不会承担她到其他医院修复的费用。

  四川经纬通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执华:首先需确定加盟店和总店的关系,如果系总公司和分公司,则加盟店实际经营由总店控制,加盟店不具有企业法人资格,那加盟店的债务就是总店的债务。但如果加盟店和总店是两个独立的法人,双方按照合同约定形成合作关系,产生过错问题时,首先按照双方约定来确定责任分配,如果没有合同约定,则由法院根据事实认定。

  四川恒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邱文锋:如果美容机构不管美容效果如何一律要求晒好评,那么其行为已经构成虚假宣传。合同里这类条款是违法的,也是无效的。一旦和美容机构订立这样的合同,最后就算美容机构未能履行约定减免费用,消费者通常也不能据此维权。不过如果协议是格式条款,消费者可把“晒了好评才给予减免”的条款看成霸王条款,据此主张自己没有晒好评的义务,不晒好评也该减免费用。

  手术费只要3000元

  割完双眼皮发现网上价格便宜四分之一

  成都商报:整形美容相比疾病治疗,维权难度在哪里?

  预付4万多后美容院关门

  焦点6

  割双眼皮割出疤

  成都商报:消费者与商家签订合同协议时,如何避免陷入“名为消费,实为贷款”的陷阱中?

  预付式消费

  成都商报:什么样情况下,商家在未经本人同意时使用顾客照片,但不构成侵犯肖像权?

  将“心得”按医院规定内容发布

  最终,法院判决成都绘美社抗衰美容科技有限公司支付小白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元。

  肖波:医院没有告知小文有价格差距大的其他选择,系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并且涉嫌价格欺诈。判断的依据主要看合同约定的效果,如果14800元和2800元的手术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是近似的,那么这就属于不公平的交易。

  据媒体报道,2017年3月,21岁的杭州市民葛女士到杭州冠美医疗美容医院“整下巴”,手术费标价为3000元左右。在护士的引导下,葛女士办理了美容贷款,令她没有料到的是,办理结束后她收到手机短信“已经办理了一笔总额49800元的美容贷款”。医院解释,葛女士只需要偿还自己用掉的钱,但病历本上,除了下巴整容手术外,却写了打玻尿酸等葛女士没有接受的整容项目。

  九块九脱唇毛,一脱脱出一块至少需要两年才能修复的“疤痕”,这样的“倒霉事”,成都女生小白就遇到了。日前,成都女生小白向金牛法院提起诉讼,索赔精神抚慰金,法院支持了小白的诉求。根据全国工商联的统计数据,目前我国整形美容业市场规模超过了4500亿,同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可以检索到2017年与美容有关的法律文书有16410份,而这一数据在2013年仅为2906份。

  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程小岗:目前市场上的“美容贷”分几种模式,如果只是单纯的分期付款,则很难说其违法;若涉及收取高额利息,则有可能超过了法律保护的民间借贷的最高利息,消费者如果仍支付高额利息,将损害自己的财产权利。另外,消费者在消费过程中,如果商家存在诈骗、传销等行为将可能触犯刑法。其隐患之一在于采用这种方式盈利的商家,如果在收取到大额现金之后销声匿迹,那消费者前期已经支付而尚未消费的费用便无从收回,且维权困难。

  肖像权纠纷

  成都商报记者 赵瑜 祝浩杰 制图 黄 敏

  总店承担赔偿责任

  医院却给她贷了近5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