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jj棋牌_联众棋牌 > 新闻资讯 >

但这个尝试并不成功

发布时间:2019/05/17 点击量:

  韦叶也会自己拍照,在泳装旁边放几束花,放几本杂志,“拍出来有杂志写真的风格”。除了图片好看,韦叶挑的款都很“小清新”,并给每件泳装都取了一个有点文艺的名字:相见欢、飞鸟集、四月物语、白日梦游。

  兴城的泳装行业就这样在1980年代中期萌芽。

  网店对泳装的需求越来越大,为网店供货的工厂的规模也随之扩大,工人越招越多,2019年时贝迪斯的工人已经有140多人。

  刘姿岑的丈夫是军人,曾经和一位在银行工作的女孩相过亲。刘姿岑和丈夫在一起后,那个女孩专程找到他说:“当时我觉得自己在银行上班,配不上你,没想到你最后找了一个做网销的。”

  后来他在深圳的网吧里认识了教他倒卖QQ号的朋友,开始注册大量QQ号,并把有意义的号码高价卖出,又于2004年在淘宝上注册网店,继续卖QQ号,挣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13岁到28岁的15年里,王娜只知道家里是做泳装的,却从未想过会回到五线小城兴城。

  那时泳装厂如果要做大,便要“跑市场”,也就是工厂老板自己跑去沈阳五爱服装批发市场、北京天意小商品批发市场等推销产品,零售商订货后会再把泳装销到国内其他城市甚至国外,例如哈尔滨市场的商品就多出口俄罗斯。

  电商给了许多兴城泳装企业第二次机会,也让从未想过会踏入泳装行业的年轻人进入这个产业。由于互联网的便利性和物流的发达,远离家乡不再成为自我实现的必然路径。

  《葫芦岛日报》记者韩文鑫曾在《泳装与这座城市》一书中写道,还没有太多游人来兴城的时候,海滩总是显得空旷,当地人找块僻静的海滩脱掉衣裳、穿着内裤就下海游泳,胆大的人就直接来场“天体运动”。

  王越也曾经在北京的大学学习人力资源,还在蒙牛集团上过一个月的班。但她不喜欢每天坐办公室的生活,“我不喜欢被人管。”

  自此,兴城泳装进入了新阶段。

  越来越多面向国内市场的兴城泳装品牌开始聘请专业且资深的设计师,他们懂得中国女孩喜欢怎样的设计——不是欧美人喜欢的比基尼,中国更女孩喜欢略微保守、能藏肉的泳装。

  小城隶属于辽宁省葫芦岛市,兴海南街和兴海北街平行着横贯市区。从城市的最西端驾车一路向东,十五分钟便能看到渤海。

  有些时候,潘丽会羡慕公司在杭州运营团队的工作氛围,那里全是20岁出头的年轻人,“朝气蓬勃,年轻真好。”

  回乡之后,刘姿岑把家里的泳装厂彻底地改造了一番。

  挣到了钱后,周佳从深圳回到兴城,在2005年注册淘宝店“小桃泳衣”销售泳装。小桃泳衣上线之后密切地针对不同节日推出促销活动,活动期间卖出的泳衣渐渐突破1000件、2000件、3000件。

  这本书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在1987年出版,是兴城县文化馆所编著的短篇集,写了几十个兴城的民间故事。

  “当时对这个行业就很抵触,不想再做泳装。”韦叶之后在淘宝开了一家韩国代购女装店,同时兼任几家店的线上客服。但兴城的优势始终是泳装,2011年,她渐渐把在泳装网店的不愉快经历放下了,开了自己的泳装网店。

  那一年,兴城所有主做外单的泳装大厂几乎都遭遇了灭顶之灾,有些工厂甚至完全停工。做内单的小工厂则勉强生存。

  兴城虽小,却生产了全球四分之一的泳装。兴城市泳装协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底全城泳装生产企业已经超过1100户,每9个兴城人里就有1个是直接从业人员,还有许多人在布厂、吊牌厂等配套企业工作。

  而潘丽则依旧迷茫。“不是说以后机器人会代替人工作吗,如果真的可以这样,也许以后我们厂就都是机器人了。”

  潘丽所在的工厂里,大部分工人的年龄都在50岁以上 拍摄:张馨予

  不过,在东北,做网销在一些人看来还是很不入流。

  严格意义上来说,兴城只有两条主要的街道。

  但也是在那一年,兴城另一批人却迎来了新生,他们是在淘宝卖泳装的电商从业者。

  事实上,泳装二代的父母大多不希望儿女从事这一行,“已经用一辈子的辛苦换来子女的幸福,就不希望我们再吃苦了。”

  贝迪斯就是和小桃泳衣合作的新厂,创建于2007年,“一年之后,我们在2008年赶上了网销最好做的一年,”潘丽和贝迪斯老板娘是闺蜜,工厂建厂之后她离开了做了几年的饭店,到这里做了厂长。

  赵英娜喜欢大海,来到兴城才知道,大海在冬天会结冰。而王娜和殷乐都说到了一本书,绿色封皮的《兴城民间故事选》。

1990年代的泳装挂历

  没有办法,潘丽甚至在前几年想过把一些活儿放到监狱,让犯人做泳装。但这个尝试并不成功,因为企业难以把控监狱出品的商品质量,工厂派人去监工也不方便。

  张松在2009年跟着朋友周佳进入泳装行业,专门负责和客户沟通。“网销比市场好在更加灵活,网店来找工厂拿货,一件两件也能给,工厂马上能拿到现钱。但市场就要很多件批发,而且不是马上能结款。”

  赵英娜是范德安品牌的设计总监,她曾经在北京做了十年的服装设计工作。

  淘宝店在兴城火起来的头几年里,当地人在商品描述中用的泳装照片大多是一张白墙当背景的实拍图,或者是泳装厂给几十家网店发的同一张效果图。韦叶觉得这些图“太土了”,她发现许多韩国女装网站上的泳装货品就是从兴城工厂出去的,所以刚开店时,她把店里的泳装图片都换成了韩国网站上“更好看的图”。

  那款泳装至今已经卖出近20万件,小桃泳衣的销售额在2017年超过1亿。

  兴城泳装厂的老龄化日趋严重,这成了潘丽最近几年最苦恼的问题。

  外地来的游客让兴城人第一次看到了泳装。1970年代后国家大力发展体育,游泳风潮在全国兴起,泳装也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悄然流行起来。于是一些北关村的居民开始模仿着用家庭缝纫机制作泳衣,摆到海边很快就能卖出去。

  由于父母对最新行业趋势不算了解,刘姿岑家的泳装厂曾经只做“市场”和生产男士泳裤。刘姿岑回来后,开始设计更符合年轻人品味的女装泳装,工厂也从“市场”转向网销,给韦叶等人开的网店供货。

但这个尝试并不成功

  所以,刘文艺会把货款收进内裤上缝的袋子里,再在身上放着一、两百现金留着给人。如果钱被抢了,这一批货的资金链就断了,下一批便很难继续做下去。

  潘丽对界面时尚介绍,兴城的工厂计件算工资,一线工人的平均年薪在6万到7万元。如果做得多,一个月工资破万元也不是没有可能。

  周佳决定用妻子开晓璇的方法赌一把。

开晓璇的团队在迪拜拍摄的照片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回东北!去做个泳装二代

  开晓璇在2012年从沈阳来到位于兴城的辽宁财贸大学,学习播音主持专业,大二那年,她在校门口清吧唱歌时认识了刚离婚的周佳。开晓璇喜欢一切好看的东西,大三那年曾给周佳画了一件泳装的设计图,上面有眼睛和香蕉的图案。周佳觉得这件泳装太奇怪,没有生产,但半年之后有着类似设计的一件泳装成为了淘宝最火的爆款。

兴城泳装商贸城 拍摄:张馨予下不下水不重要,好看最重要

  赵英娜团队设计的一款泳衣 图片来源:范德安

  回家后,王娜开始逐渐熟悉业务,和丈夫一起从每个环节学起,用一年时间摸清公司内部的各种体系和流程。

  刘姿岑和殷乐都是6万兴城泳衣人中的一员。

  但那时做泳装、赚外快的人还是少数,直到1990年代国企改革,东北下岗潮来袭,失去铁饭碗的人们不得不另谋生路,这其中包括刘姿岑的父母刘文艺和吴英。

  可是阴差阳错,总有和王娜经历类似的人要回到兴城。而王娜对泳装行业几乎没有丝毫了解,也不知道自家公司到底有哪些客户。

  于是王娜成了那个接班人。2005年,她离开北京,回乡把公司名称改为了英华泳业。

但这个尝试并不成功

  毕竟无论如何,东北这片土地还是能给留下的人带来一些惊喜,而兴城这座海滨小城,也记录着泳装人自己的浪漫。